拂君

长相守(一)
外面是大雪纷飞,偶尔有几声喧闹,想必是栗田口的孩子们。
三日月擒起嘴边的一抹笑,他忽然忆起鹤也经常在雾凇沆砀时拉开门蹬着木屐飞奔而出,连外衫也来不及披上,柔软单似雪般银白的发丝凌乱的垂于面颊之上,就连肌肤也苍白如雪,鹤捧起一把雪,侧身偏头道
“呐,三日月,咱们打雪仗。”
他笑着摇摇头,起身抓起鹤的外袍,坐在阶上轻声说
“都什么岁数了还玩着玩那。”
还未说完脸上便被泼上了一捧雪,他愣了半晌,挽袖拂了拂脸颊,大笑着站起来,倒也不怕凉。
鹤也笑了,在初晨日光晶莹中很是好看。
“被我吓一跳吧,哈哈哈哈,三日月啊。”
他追上前,将鹤的外袍遮在身上,虽是白日,但眼中月光四溢。
“大雪已连三日,约摸有些冷,你先将衣裳披好。”
鹤便一如既往的抄住他的手,怨叨几声
“你怎不穿鞋袜就跑了出来。”
于是便一深一浅的赶回了屋。
那时日子安闲,倒也欢喜,如今鹤丸远征该回来了。
会是什么时候呢?会不会是月色最美时。